巨头互联互通“拆墙”记

发布日期:2021-11-01 12:45   来源:未知   阅读:

  10月27日,淘宝上线购物车分享功能,市场一度猜测这将成为互联网巨头之间推倒的第一堵墙——如果淘宝购物车能直接分享至微信好友,这不仅增加了消费者的分享渠道,互联网之间的壁垒也将由此打通。

  不过,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当天实测发现,淘宝商品分享给微信好友,还是熟悉的“复制链接”,再经过二次跳转才能看到商品页面。

  对此,阿里巴巴副总裁、天猫行业负责人吹雪回应称,目前购物车分享功能服务于淘宝账户,未来分享到哪里还不确定。

  早在今年9月,工信部有关业务部门召开“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并提出有关即时通信软件的合规标准,要求9月17日前各平台按标准解除屏蔽。时间已经过去一月有余,部分常用APP之间依旧难言真正意义上的“互联互通”,只见平台间相互隔空喊话。

  北京的王丽(化名)自称是一个每天抱着手机上网冲浪的人,不能直接分享抖音视频让她由扫兴逐渐心生怨言。“有时候在抖音上看到一个特别好笑的视频,想直接转发给好友,但好像没有分享途径,要么复制链接要么下载发送,好多次我直接都没了分享兴趣”。

  目前各大互联网平台对外部链接并非“一刀切”拦截,而是采取一定的限制措施,这些“隐形门槛”很大程度上提高了用户的使用成本。

  多位受访者在采访中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对于能够直接点开的页面一般是呈现接受态度,如果需要多一个操作步骤,例如复制链接到另外一个APP打开,“一般都懒得继续操作了”。

  双十一如期而至,外界也将目光更多地投向淘宝与微信。长时间以来,淘宝相关链接只能以复制链接或发送图片的形式分享给微信好友。

  这场购物盛宴开始前就有消息称,淘宝开放团队已在微信端群聊、朋友圈等测试一键分享购物车功能。如外界所料,阿里巴巴在双十一启动会上宣布,该分享功能于10月27日正式上线,刚好也是淘宝双十一活动期内。

  阿里方面表示,淘宝赶在此时上线该功能,也是为了方便网友相互“抄作业(互相参考购物车商品列表)”。

  消息公布当天,贝壳财经记者测试淘宝购物车分享功能时看到,用户可在淘宝购物车中找到入口,主要功能包括查看认证明星如黄景瑜、杨紫、邓伦等人的购物车,可选对象还包括运动员、时尚达人等。记者注意到,淘宝APP好友可自由分享购物车中的物品,同时该平台还添加了微信、微博、支付宝、钉钉、短信等分享点击入口。

  测试中,贝壳财经记者选择通过微信分享购物车中的物品时发现,仍只能通过复制链接发送给微信好友,对方想要看到商品有两种方式:复制链接打开淘宝,页面自动跳出,或者点击口令中的商品链接,经过跳转后查看商品。

  对此,阿里巴巴副总裁、天猫行业负责人吹雪表示,目前购物车分享功能首先是淘宝里的功能,服务于淘宝账户,未来分享到哪里还不确定,没有准确答案,“很多大家喜闻乐见,非常关注的事情都是需要很多人共同努力,包括政府支持”。

  平台之间的“封杀”,大众并不陌生。视频平台内容难以直接分享到社交平台,社交平台交友难以在购物平台轻易实现,而购物平台链接难以直接放上视频平台。高强筑起,“保存至相册”“复制链接”等二次操作,成为跨平台分享的必经之路。

  反垄断背景下,互联互通今年频繁被提及。9月9日,工信部有关业务部门召开“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要求9月17日前各平台按标准解除屏蔽。几日后,工业和信息化部新闻发言人、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长赵志国公开表示,屏蔽网址链接是今年7月启动的互联网行业专项整治行动重点整治问题之一。当前正在按照专项行动的方案安排,指导相关互联网企业开展自查整改。

  双十一临近时,阿里各级别高管多次公开“求互通” ,其中,阿里巴巴集团首席市场官董本洪就曾呼吁,“好的东西应该和好朋友分享”,2021年HJT上市公司有哪些?HJT上市公司一览暗指希望淘宝购物车能够一键分享至微信。

  淘宝和天猫两大主阵地之外,阿里旗下被视为对标拼多多的性价比电商平台淘特也开始“喊话”。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淘特事业部总经理汪海表示,在直连微信支付进展缓慢的背景下,淘特启动了微信扫码付项目。“在没有互通前,先用扫码付的方式完成支付,哪怕这种过渡方式就存在几周或者几天,我们也希望直连微信支付不要等待太久。”

  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淘特10月初宣布,正式上线微信扫码付功能,但也并非直连。

  此次上线的微信扫码付是淘特通过和微信有合作关系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合作,实现与微信的互联互通。具体操作方式为,消费者在淘特选择微信扫码付方式后,自动生成付款二维码,保存图片后通过微信扫码进行支付或者发送好友代付。

  贝壳财经记者从淘特方面获悉,“凿墙”行动2020年12月30日筹备启动,今年年初就启动了服务微信生态的项目。2月淘特首次向微信提出了小程序和接入微信支付申请,目前仍在审核中,未得到腾讯和微信方面的回应。

  “其间给过一次回复,说我们的小程序因为一些商品不符合品类要求,让我们整改,改完之后重新再提交,也没有下文了”。淘特内部人士告诉贝壳财经记者。

  淘特内部某高层透露,2月至今,淘特以每天一封邮件的频次,给微信方面发邮件“要个答复”,但这扇门至今尚未被敲开。

  对于阿里方面的多次发声,腾讯并未明确回应,但早在腾讯2021年半年报的业绩沟通会上,腾讯总裁刘炽平曾对平台互联互通问题做过表态。

  刘炽平称,腾讯的生态本质上是开放的,但言语间主要提及平台互通所面临的实际问题,包括资源丰富的平台能够提供大量补贴,是否会影响到微信平台上的商户;对于其他平台上的假冒、盗版等问题,腾讯又能否处理;平台间完全不同的商业政策,腾讯该如何应对等。

  腾讯、抖音等社交网络平台掌握着大量流量,在阿里等平台见顶的情况之下,原来挡在“围墙”之外的流量,如同珍馐吸引着它们。而在社交平台内部人士看来,“怎么老有人想白拿”。

  多位电商专家表示,微信流量私域强、转化率高、定价不透明,是很多互联网平台寻求增长的最后洼地,一旦开放,所有平台都会争先恐后进入微信私域流量池汲取养分,拼命生长。

  刘炽平也曾在业绩报告会上称,平台间的互通是非常复杂的问题,需要随着时间的推移进行讨论和解决,“一旦这些问题处理不好,将对我们的用户、平台上的众多中小品牌商和商家造成不利”。

  贝壳财经记者实测阿里旗下APP饿了么、大麦、考拉海购等看到,目前均已接入微信支付。其他阿里系APP也已申请接入微信支付。

  以淘特为例,虽暂未达成微信支付的直连,但也获得有限度的开放,微信用户已经可以在微信内打开淘特的H5界面,但尚不能直接完成购买。针对开放后的流量变化,淘特产品总经理邹衍表示,淘特在启动、发展过程当中,默认跟微信生态是没有关系的,并不依赖,一旦开放,对淘特来说将是一个增长的机会点。

  他也表示,目前微信的场景还没有完全对淘特开放,所以带来的流量效果不明显。一旦微信开放生态后,淘特在产品功能、引导消费者等方面都会主动调整发力。

  实际上,腾讯方面也在调整姿态,上月发布的《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称将在“安全为底线”的前提下,以“四项原则三条措施”实施第一阶段的互联互通,同时将与其他平台共同探讨进一步的互联互通,其中包括用户升级最新版本微信后,可以在一对一聊天场景中访问外部链接;为用户提供自主选择权,群链接因涉及广大接收方用户,腾讯将继续开发功能便于用户自主个性化选择。

  目前来看,访问外部链接仍存在门槛。测试中,记者将淘宝某件商品链接分享到群聊,群内成员点击其中链接并不能查看相关商品,也无法实现跳转。

  图说:复制链接、保存截图等手段系常见绕过屏蔽分享的手段 来源:记者微信截图

  除阿里、腾讯外,字节跳动、百度、京东、拼多多等头部平台企业都属于互联互通范畴内,各企业也都在工信部“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后表态,目前看来,距离真正实现互联互通仍需时日。

  “很多下沉市场的消费者手机内存有限,多下载一个APP对他们来说都是一个负担,让消费者在我们平台上自由买东西,这是我们的态度。”某互联网电商从业人士表示,互联互通确实遇到了一些困难,现在正采取沟通或者其他更聪明的“绕墙”办法。

  目前,在支付互通方面已有一些进展。10月初,支付宝宣布已向银联云闪付开放线%淘宝商家;在线下,与银联云闪付在多个城市实现收款码扫码互认,计划明年3月份覆盖全国所有城市。

  同时,微信支付已与银联云闪付APP,正式实现线下条码的互认互扫,微信小程序逐步支持云闪付支付。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在Q1财报分析师会议上表示,平台之间的大循环能产生的社会价值,一定远远大过在单一平台内的小循环。对中小企业,解除外链屏蔽能降低流量费用,有利于降低经营成本,带来更好的经营便利;对消费者而言,则有助于提升生活便利度。

  不仅如此,一旦社交网络例如腾讯体系向阿里的核心电商板块开放,阿里系电商将有机会和京东、拼多多一样具备面向微信生态消费者的服务能力,电商格局或发生改变。

  对于打开外链、互联互通是否会导致平台企业被“蹭流量”的情况,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曾在此前接受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互联互通是指企业既然要搭建公共平台,就不能限制别的企业的转发、跳转。实际上,有些时候平台限制转发,并不是说被“蹭流量”,而是以“安全审查不通过”或者其他理由进行限制,但根本上是维护本企业利益,打压竞争对手的行为。工信部提出互联互通更多的是为了建设开放共赢的环境。

  邬贺铨称,三大运营商的互联互通是网络层面的,现在说的互联互通是内容、数据层面。现在所谓的“互联互通”更多的是指抖音有些视频能不能通过微信转发,工信部是不希望平台企业限制中小企业的外链和转发。

  对此,国研新经济研究院创始院长、新经济智库首席研究员朱克力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数据流量的打通,有利于数据要素在不同平台之间流动或迁移,保护竞争和鼓励中小创业者,提升产业链和供应链水平,促进数字经济包容性增长和创新发展。

  不过,我国系统性研究反垄断法领军人、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教授王晓晔则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反垄断领域要注意是否存在“执法过严”的问题。“《反垄断法》很重要,但是市场经济也很重要,所有权保护和知识产权保护同样很重要”。王晓晔认为,反垄断案件不能够仅考虑企业的短期利益,同时应该考虑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和企业的长远发展。

  “假设微信小程序不接入其他支付工具,按0.6%的支付费率计算,2021年收入增量约为5.4亿元,利润增量2.7亿元。若阿里全站(81200亿GMV)接入微信小程序,则可能贡献约9000亿的GMV增量,收入增量约54亿元”,光大证券研报表示,互联网巨头封闭生态构筑流量护城河已久,作为反垄断政策基调的延伸,平台开放互通成为必然。

  同时,开放链接有利于降低社会整体交易成本。平台方实现流量互相让渡,未来平台增长由规模驱动转向效率驱动。微信向其他应用部分引流,生态更加丰富,用户黏性增强;阿里巴巴、字节跳动撬动微信流量,但预计引流效率为低个位数。此外,商家方面,中小企业竞争空间更加公平合理。www.bb5i7.cn

上一篇:每周限免英雄(7月8日-7月14日)
下一篇:美埃科技产能利用率或注水募投项目投资额变脸拷问信披质量